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诗歌、散文、小说和其他文化知识文字。

 
 
 

日志

 
 
关于我

1959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1976年就业于山东鲁南搪瓷厂,1986年调入邹城市自来水公司。中共党员。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2010年内退之后,重操业余爱好,潜心于文学创作,漫游于各家文学网站,先后发表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其主要作品集有诗歌集《风随意》,游记散文集《随意的风》,杂文随笔文集《琢磨》,短篇小说集《镜子》,长篇小说《冰糖葫芦羊肉串》、《经商经伤》。早年出版《冀成诗文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寻找自己  

2017-05-16 09:09:38|  分类: 杂文随笔文集《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题记很精彩。全部叙述令人想起卢梭的《遐思录》,温婉,真切而谦和,有着思想的长宽高。写作特点是:自我调侃的行文风格,增加了与读者的亲和力。好一番人生感悟。几个章节既独立成篇,又相互关联。道出了人生的许多哲理:人生爱的最高境界就是爱他人,爱是给予而绝不是索取;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多少先圣的名言在笔者的字里行间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冷静的思考,深深的思索,将人生的意义巧妙地融合在朴素而朴实的文字中间,带给人们以心灵的震撼。随性的笔墨在寻找自我的思维中触感生活和人生,包涵丰富的思想,一篇耐读的文章。 

本文的“寻找自己”,就是思考人生,实现高雅的自我。作者叩问心门,尊崇高尚的精神令人钦佩。人类从产生到现在,乃至到未来的未来,都不会停止思考,虽然说“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这种思考是一种无法抑制的本能。只不过有些人思考了,觉得没意思,就做自己觉得有意思的事情去了;也有的人思考了,觉得没意思,但是还是忍不住思考下去。有的人思考了,思考完就完了;也有的人思考完,却煞有介事的记录下来,甚至示之于人。作者显然属于后者。一个爱琢磨的人,你真的很难跟着他的思绪天马行空,只能学习借鉴。 

冀成能和自己对坐,谈谈心,真的很不容易,和自己另一个灵魂相遇的人并不多,你得等他有时间,等他想到你,可是我们这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有几多人能耐心的等到这个机会呢,这个浮世喧嚣的时代,有几多人会扪心自问活得如何呢?你是“生活”着还是“生存着?让我们那浮躁功利的脚步放慢一点,好让灵魂跟上来。冀成的文字也算看了好几篇,觉得他是个有个性无共性,有独家无大家,有思想无幻想的人。天马心空,特立独行。且还能”寻找自己,”也许大俗才大雅,真的难能可贵。寻找自己这四个字,看似简单,可真要寻找却并不容易,为了寻找自己,作者洋洋洒洒、娓娓道来地回忆了自己的寻找过程、寻找体会和寻找中的酸甜苦辣,可到底找没找着自己呢?可能连作者自己都并不知道,因为生命不止,寻找不休,也许这就是答案。其实作者寻找自己的过程,也就是不断认识、调整、改变、升华自己的过程,倘若从这个意义上说,结果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还是过程。 

寻找自己

一个人,尤其是对一些心灵不甘寂寞的人来说,他若是喜欢探索人类生命,喜欢思索生活,喜欢在社会生活当中去寻找自己,那并不完全单纯的就是他这个人的现实物质生活需要,而是他这个人的生命力旺盛,也是他这个人的一种原始动力的驱使,天生好奇的禀性表现,更是他这个人热爱社会生活的豪迈激情,以及他内心世界种种社会责任感的催动。可以这么说,一般情况下,这一种类人大多都会有一段或几段杜鹃啼血的凄美,凤凰涅槃的壮丽人生。 

题记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迷迷糊糊地就钻入了中年人精神危机的怪异圈子,陷落到了抽象的人生沼泽地里,现实社会生活当中的一些困惑和纠结,莫名其妙的一些人生苦闷和烦恼,让我深切地感觉着生命的暗淡和空虚,冥茫惆怅,无所事事的日子,得熬到什么时候才能算是个头呢?我时常好捋一捋自己这凌乱的思绪,苦闷地闭上双眼问自己。 

我的日常生活曾经好像是那无边无际,荒芜人烟的戈壁滩,自己骑着一匹又瘦又小的老骆驼,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低着头盲目地游走。我的日常生活又曾经好像是一片广袤无际,横七竖八,高矮不齐的芦苇荡,自己整天在里面晕晕乎乎地瞎转悠,弄得全身上下破烂不堪,几乎没有一块好看的地方,我的神经系统似乎是也快要崩溃了,脑浆子膨胀的随时随地都有爆炸的危险。 

前一段日子,我极力的想静下心来图个心灵上的安逸,可人生旅途中的这一些烦忧和困惑,依旧地还是不断地跑来骚扰我,来折磨我,让我怎么也摆脱不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苦闷和烦躁,弄得我一天到晚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什么事情才好了,童年那种不知道愁滋味是什么的快乐日子,我是怎么用力气去拉也拉不回来了。 

有的时候,我寻思着,精妙的文章不会写,上乘的武功不会练,也不懂得到社会上去经商赚钞票,自己简直是干啥啥不行,整天漂浮在这个社会的河面上丢人现眼,活的真是没有什么劲头了。 

有的时候,我寻思着,自己现在还不算老,不就是摔了几个跟头,掉了几颗牙齿吗,可这又能算得了什么大事呢!人生就一次生命,再怎么烦恼、再怎么苦闷、再怎么困惑、再怎么伤感,再怎么感慨,我也不能轻易地就去自杀了事吧!人死万事休,这一点也不假,自己死了也不要紧,可我的老婆孩子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有的时候,我就好这么寻思着,轻生的人都是一些自私自利的懦夫,都是一些神经病。轻生的人,他们心里头根本就没有什么社会责任感和家庭责任心,都是一些坑害亲戚朋友的窝囊废,都是一些混蛋。 

有的时候,我又好这么寻思着,自己堂堂正正地活了这么多年了,好说歹说的也还能算得上是个纯爷们吧。既然上帝让我来到人世间走了这么一趟,不管怎么说,我也得应该要活出个男人的样子来才好啊。可我所想要追求的生活和人生,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景象?我来到人世间究竟应该做些什么事情才好呢?在这个社会经济大变革的时期,我究竟应该做些什么工作才对劲?这几十年来我究竟是担当了一种什么样的社会角色? 

说实在的,直到今天,许多世事还是令我琢磨不透是怎么一回事,许多社会问题还仍然在困惑着我,滑稽的事情是,我这个井底之蛙,现在依然还是时常地好坐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微闭着双眼,臆想着搞什么深奥的学问,求索什么玄妙的人生,在这个红尘滚滚,雾霾浓厚的市场经济社会里寻找自己这个人。有的时候静下心来仔细寻思寻思,也觉得自己未免有些荒唐可笑。 

一些点头朋友和同事,他们看到我日常生活当中的一些言谈举止,就好捂着他们的嘴巴子,相互挤眉弄眼,指手画脚地议论我,笑话我不务实。议论、笑话,就让他们议论、笑话去吧,我就当什么都没看见好了,谁让我陷入了这种沉闷、压抑、枯燥的社会生活环境当中了,谁让我结交了这么一群庸俗势利,嘴大舌长,没有真事的酒肉朋友了,我就是天天呆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气得自己的肚子呱呱的乱叫唤也没有什么用。 

我心里也明明知道,志不同道不合,不相为谋。但凡是和一些没有社会责任感,没有人生思想,不会享受生活雅趣的人打交道,还是随波逐流一点的好,别净说一些对牛弹琴的废话,就会少生许多闲气。

原本大家无聊了,随意聚在一起喝闲酒,胡侃乱扯一些骡子娶了个小马驹做老婆的荒诞故事,自己何必板着个黑脸,摇晃着脑袋跟人家理论个一二三,弄得大家都不愉快。

人,原本就是一个离不开群体生活的高级动物,如果我还像现在这样不知变通的为人处世,一根筋地跟现实生活过不去的话,那岂不成了一个不通世事的大傻帽了吗。如果我继续在公司里,在社会上,在自己的生活圈子当中这么不合群,说话古板的像个孔乙己,办事荒唐的像个阿Q,为人处世像个堂吉诃德似的,这个日子那可就真的是会越来越不好过了。

现实社会当中,哪儿有那么多幽雅、清洁的生活环境,哪里有那么多文质彬彬的君子语言,况且自己又不真的就是一个有思想、有学问,有灵魂的大人物。原本一个引车卖浆的凡夫俗子,整天闭着双眼喊什么曲高和寡,装什么清高,我这岂不是自讨没趣吗! 

近一段日子,让我非常气愤的事情是,每天去上班的时候,公司大院里梧桐树上那些灰不溜秋的小麻雀,一个个的竟然也开始吱吱喳喳地笑话起我来了,弄得我挺闹心、挺悲哀、挺困惑的,憋闷的我时不时地就好给自己来上这么一句,你说这都算是什么事呀! 

有的时候,我沉下心来仔细地寻思了寻思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和工作,说白了,只不过就是孤独寂寞,纠结郁闷了一点而已。况且,有些时候,我还并不觉得自己的家庭生活有多么空虚,有多么无聊,虽然一些亲朋好友和同事谁也没有把我当作一棵能医治人类百病的灵芝草,可我老婆却始终还是很固执地把我当作一块已经包了浆的天然羊脂玉。 

有的时候,我静静地坐在办公室里,好眯缝着双眼问自己,像我这一类幼稚愚蠢,头脑简单,断层思维的小人物,为什么会喜欢独自冥想?为什么会喜欢思索一些社会问题?为什么会喜欢琢磨人生? 

有的时候,我又好这么寻思着,一个人需要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调整心态,不断地求索社会,不断地求索人生。否则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情趣和意义? 

有的时候,我还好这么寻思着,一个人只要在日常生活当中活得有点进取精神,有点信念追求,有点生活情怀,有点社会担当,那不是就活的挺有意义,挺有价值的吗? 

弗洛伊德晚年的时候,曾经给他的红颜知己玛丽亚夫人写过一封信,在信中尽情地倾诉了自己的烦恼和困惑,信的结尾处,写了这么一段话:“当一个人追问生命的意义和价值的时候,他就已经得了病。因为无论意义还是价值,客观上都是不存在的。一个人之所以这样做,只能说明他未得满足的原欲过剩了。” 

以前,每当我阅读到这段话的时候,就会觉得社会上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人已经得了病,甚至还怀疑自己的心理和脑子是不是也已经患上了什么严重的坏毛病。可每当等到我静下心来,反复地再默读几遍,仔细地咀嚼咀嚼,品品味,就又觉得弗洛伊德所说的这一番话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我就像个全身羽毛都蓬松的老鹩哥似的,经常傻呆呆地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嘴里有意无意地模仿着亚里士多德的自言自语:“当一个人还活着的时候,就别说他是幸福的。”尤其是和一些亲朋好友聚在一起喝酒喝多的时候,更好反复地嘟囔这句话,絮叨得人们都心烦意乱的不愿意搭理我这个愚磨的怪物了。 

曾经有那么一段日子,夜里头我还时常地让一些蹊跷古怪的噩梦给惊吓得大叫:“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 

老子的道,道得我整天空虚无形,道得我弄不清楚一二三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了。 

日常生活里,有的时候,一些恼人心神的梦,稀奇古怪的梦,把我鼓捣醒了之后,我就好静静地躺在床上,默默地睁着眼睛望着屋顶上那片黑洞洞的天花板,幻想着有个《西游记》里的什么神灵来附体就好了,我就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有一天夜里,我躺在床上臆想着,干脆让孙悟空把社会上那些‘贼忙’抓来,整治整治我这个紊乱的大脑;让孙悟空逮住生活里的那些‘瞎累’,消耗消耗我这个健壮的体能,让那些无聊的‘贼忙’和‘瞎累’排空我的心机,消除我的斗志,把我的剩余精力释放得一干二净,让我来无影去无踪,浑浑噩噩地度一生就算了。 

有那么一段时间里,孙猴子果真地把一个妖魔给附到了我的身上,这个妖魔有事没事地就好折腾着我玩。这个妖魔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脱变的?说白了,就是由我们公司一把手和公司里那几个浅薄又贪婪的经济动物的所作所为,以及我自己的怪异性情所组合成型的这么一个真实的社会鬼怪。这个有影无形的社会鬼怪,对我是无所不用其极,把我摆弄的好心苦,它三天两头地就要制造一些让我终身都难以忘记的烦恼和耻辱。 

那一段人生逆境,好像是让我想通了一些什么事情,也好像是让我想明白了一些什么事情。闲烟、闲茶、闲酒,闲情与闲书,似乎是让我渐渐地领悟了生命的意义,似乎是让我知道了许多人情世故,似乎是让我明白了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只要懂得创造,懂得欣赏和享受人世间的生活雅趣,就是人生旅途上的大赢家。

一个人生旅途上的大赢家,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权力、名誉和金钱的奴隶,而是一个常怀有“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那么一种思想境界高尚的人。 

老子讲得好:“善于了解别人的是智慧,能够认识自我的才是高明。善于战胜别人的是威力,善于战胜自己的才是坚强。知道满足的就是富有,坚持勤奋的才是有志。不丧失所在根基的就是长久,到死不忘守道的才是长寿。” 

前几天,我闲得无聊,坐在办公室里随意地阅读《于丹心得》的时候,看到这么一段话:“人本是人,不必刻意去做人;世本是世,无需精心去处世。快乐主义者,几乎都是一些勇敢、浪漫,有思想的人。他们都会让自己的心灵顺应自然,都会不断地超越自己,都会不断地完善自己的本性。”

这几天,我越琢磨就越觉得于丹女士所说的这段话还真是有些琢磨头。 

一个人活着的时候,就不要委曲自己,也不要跟别人去斤斤计较那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更不要闲着没事就埋怨这个社会不讲道理,怨恨生活对自己不公平。从古到今,现实社会,现实生活都不会很完美,但一个人可以不断地丰富自己的思想,完善自己的言行,修炼自己的灵魂。一个人只要善于思想,善于用欣赏的眼光从社会的各个角度、各个层面去观察多姿多彩、矛盾重重的现实生活,就会渐渐地明白了,原来不懂道理,不通世故的人,恰恰就是自己这个为人处世不明智,不豁达的傻瓜。 

一个明智、豁达,有思想的人,什么时候也不会小心翼翼,唯唯诺诺,奴颜婢膝地去察看社会上那一些所谓的大人物的脸色生活,什么时候也不会硬着头皮去做一些自己难以完成的事情。

一个明智、豁达,有思想的人,他的心灵宁静,他能够随时随地舍得下财富、名利、快乐和怨恨。他能够不断地去寻找日常生活当中那些新鲜有趣的事情做,哪怕他的生命只剩下了半天的时间,他也能够活得轻松、潇洒和自然。 

一个人只要活着,就得需要不断地认识自己。认识自己,就是认识自己的本来与灵魂,这也是古今中外哲学研究领域里的最顶峰。其实认识自己,也就是人们探测人类生命深度最直接,最实际的一条大马路。

一个人的社会生活一旦有了什么新的希望和追求,他的生活劲头肯定就会很充足,生命力就会很旺盛。实质上,生命的意义就是自己通过不断地思索、求索、觉悟、顿悟来寻找自己这个有筋骨,有血肉,有思想,有灵魂的人。

一个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情感,没有生活情趣,没有人生欢乐的人,他一辈子也不会有真正的觉悟,更不要说什么顿悟了,他们那一类人是永远也不会寻找到一个清晰的自己。 

自己是谁?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寻找。那一天下午,我在峄山的寺庙里碰见了一个挂单的老和尚,便走上前去直言不讳地问他我是谁。那个老和尚看看我,什么话也没说,只给了我一个淡淡的微笑,然后抬起胳膊用手指头指了指寺庙院子里那棵已经生长了上千年,现在还依然郁郁葱葱的菩提树。 

我们寻常老百姓,虽然并不都是在有意识、有目的的学习、研究人生哲学,寻找自己。但人们每天都生活在人生哲学的氧气氛围里,这可是一件真实的再也不能够在真实的事情了。

有些人,尤其是一些成年男人,每当他们对别人侃起自己的社会经验和人生故事,争论起一些社会焦点、矛盾问题的时候,特别是喝了一点酒的男人,能够谦虚的不多,那个时候,几乎个个都成为了各种人生观念的社会哲学家。 

这些年来,谁也没有强迫我非得去学习人生哲学这门深奥的学问,我也从来没有认真地去学习过什么人生哲学,但我的下意识里总是在社会生活当中寻找我自己这个人。

这说明了什么问题呢?也许,这就是人的一种社会生活的本能反应吧。 

前几天,我喝得醉醺醺的,迷迷糊糊地听见一个朋友在酒桌子上跟大家讲:“人的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就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每一个人,无论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来讲,都是一个深不可测的谜语。” 

这些年来,我这种苦苦寻找自己的心理活动和思维过程,难道不就是已经在学习人生这门哲学了吗?难道不就是已经在解读社会上像我这一类人的思想和灵魂吗? 

我喜欢文学,尤其是喜欢诗歌、散文和小说。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的时候,也经常坐在办公室里写一写。在这些年的写作实践过程当中,我似乎是渐渐地明白了,为什么社会上有那么多的大人物都一本正经地讲:“一个真正的文学家,实质上就是预言家、哲学家、教育家和思想家……” 

钱钟书先生在19861月《致胡乔木》的一封信当中说得更明了:哲学思想往往先露头于文艺作品,形象思维导逻辑思维之先路。” 

现在,我方才算是恍恍惚惚地醒悟过来,原来我们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门深奥的哲学,只不过是这种散乱的大众哲学,人们一时半会儿和别人说不明白,甚至就是自己跟自己也解释不清楚罢了。但人人都是社会生活当中的哲人,这种说法还是挺有道理的。遗憾的事情是,这个社会上有很多聪明人都没有费心思、动大脑、花力气运用自己的独特生活语言去书写自己的社会生活,没去挖掘、整理自己下意识实践人生哲学这门学问的理论体系。 

有的时候,我好这么寻思,这一辈子如果我能将自己这些微妙的心理活动,复杂的思想,自然而然地按照蹉跎岁月的演变过程,用文字一篇一篇的,陆陆续续地书写出来的话,也就算是还没有白到人世间走这么一场。 

有的时候,我还好这么寻思,这些年来自己所写的这一些文字或许还有点人生意义,或许对人们还有点用处。每当自己这么瞎琢磨着的时候,我这个塞满枯草的心里也就稍微地有了那么一点透亮的空隙。 

人生的意义,不能只是从自己的内心世界里去寻找,还得要睁开双眼,激活大脑,用一颗菩萨心灵到社会生活当中去观察,去思想,去体验,去挖掘,去创造。 

现在,社会上的各个阶层,各个领域、各行各业当中,都有那么一些贪官污吏和贪婪狡诈的商人在疯狂地活跃着,别管他们姓氏名谁,也别管他们有什么这个家或那个家的红本本,以及那一些五花八门种种好听的社会名称,我们都不要迷信他们,因为他们那些人渣所做的那些事情,几乎都是欺世盗名的破玩意儿,都是忽悠老百姓玩的破烂东西,既没有什么社会生命力,也没有什么人生意义。这个社会上货真价实的、有意义的、有生命力的东西,几乎都是一些老百姓用自己的思想和心血所创造出来的,尤其是博爱和文学。 

博爱,是人性和社会生活当中的一个有机组合体,这个组合体的基本元素,就是由一个人对社会的关心,对生活的负责,以及自己的真情实感和良言善行所构成的那么一种独特的、活跃的精灵。

一个喜欢在博爱的海洋里漫游的人,他的身心不但不会感觉到疲劳,相反的是,他去还会得到一种心理上的满足,获得一种生活的幸福感,以及人生价值的骄傲。 

谁若是想要得到博爱的心法和真传,那首先就得要懂得博爱的真谛是无私地给予,而不是在自己奉献博爱之前,脑子里就已经有了什么计划,什么目的。更不是从社会里,从别人身上去索取什么东西,什么利益。一个人只有弄明白了博爱的真谛,他才能够活跃在永恒当中,他才能够自然而然地活出一个灿烂的新生命。 

文学创作,是人世间最美妙的一种辛勤的脑力劳动。文学创作最奇妙,最实惠的事情,那就是创作者能够随心所欲、自由自在地倾泄自己的情感,能够自然坦然地把自己的心灵和思想披露给读者看,能潜移默化地激发起一些读者去做一些有生活趣味,有人生意义的事情。 

我是个心里有话就想要说的人,否则就会憋闷得非常难受。可每当我写文章的时候,又没有太多的社会使命感和人生责任感。写文章对我来说就是单纯地玩心情,心血来潮了就即兴弄篇小东西让自己高兴高兴,纯粹就是一种精神生活的消遣。

写作,不是我的物质生活需要,而是我的精神生活需要,我的心灵的需要,我的思想中根本就没有什么世俗的虚伪和功利性。我的写作观念是在良心的指引下,面对着人的命运,人的情感,做出真善美,假丑恶的判断,既而赞扬歌颂,批评抨击。

文章写到这儿,一位昔日故友登门拜访,我只好不情愿地离开电脑,恋恋不舍地来到客厅里招待这位贵宾。 

前段时间,我听几个同僚议论,说我的这位老朋友依靠他老婆的干爹的面子,没费什么心劲就挤进了县城里的上流社会人际圈子。他自从当上了一家国有企业一把手之后,一天到晚趾高气昂的做起生意来,牛气得已经忘记了他老娘还在乡下的石头村里啃地瓜干煎饼。 

这个传闻果然一点也不假,在客厅里我观看他第二眼的时候,就从他的身上嗅到了一股在衙门里做买卖的那种特有的腥臊味,尽管他身上那种怪气味熏得我不舒服,我还是耐住了性子,满面笑容地请他抽烟、喝茶。 

老朋友看到我满头银发,屁股还没坐稳当,就瞪着一双疯牛似的红眼睛说:“喂!老冀,咋变成这个熊样子了!一天到晚看不见你了,躲在家里鼓捣什么哪?是不是还在写你的那些没点用处的诗歌呀?” 

我看着老朋友那一付盛气凌人的熊样子,心里顿时就来了气。这个人已经庸俗透顶,现在和他拉不出什么锯末了,现实社会已经把我们俩给改造得谁都不认识谁了。我的双眼看着他,心里寻思到这儿,就似笑非笑地冲着他这个已经在县城里有些社会名声的人物调侃了起来:“是啊,老伙计。前天,图享受,喝酒,聊天,洗桑拿,这一辈子也不后悔。昨天,求快乐,读书,看报,写作,不知道什么是疲倦。今天,想要清心,无事就吟唱: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事事顺应自然。” 

我摇头晃脑的像诵读佛经似的诵读完这一大串没头没脑的话之后,就冲着他那张白白的大胖脸放肆地笑了起来。 

老朋友听完我这些似乎没点来由的一番话之后,迷惑不解地瞪着一双红红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脸看了看,沉默了一会儿,也冲着我嘿嘿地干笑了几声,然后起身、昂头、迈步、出门,连头也没有回地就坐着他的奔驰,一溜烟地顺着油漆大马路消失在闹市里了。 

我站在院子大门口,望着老朋友那已经远去的车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头忽然有点酸酸的味道。尔后我便开怀地仰起头来冲着蓝蓝的天空笑了起来。 

一个人,他一旦知道了自己是为什么而活着的时候,就能够从心里感悟到,从思想上明白,人,生存于天地之间,有些事情是有所为,有些事情是有所不为的。他一旦领会了什么是社会责任感的时候,在人生的路途上,就能够忍受一般人所忍受不了的艰难困苦和孤独寂寞。他一旦明确了自己终身所要奋斗,所要追求的事业,从心里又发现了人类的善良、博爱的各种美妙之后,就会更加忘我地去热爱、去珍惜自己的日常生活。 

一个人,他若要想让自己活的快乐和幸福一些,其实也挺简单的,这就是放下一些外在的枷锁和缠绕,安静地向内去心寻找自己,就一定会寻找到自身的价值所在。人,这种高级动物,往往喜欢在社会上去寻找自己,岂不知红尘丈深很容易迷失一个自我。 

天生我才必有用,这一点也不假,可那是针对一些勤劳、善良、智商高的人物而言的,并不是每个人的一生都会有天生我才必有用的机遇。天才也好,傻子也罢,只要他的脑袋上长着个铁铲子,天天有计划,有预谋地在社会上刻意钻营,拼命企求自我实现,那种渺小的自我实现就会离他越来越远,到最后那个自我实现就会远得连他自己这个虚无飘渺的影子也看不到了。 

 (原创)寻找自己 - 冀成 -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