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诗歌、散文、小说和其他文化知识文字。

 
 
 

日志

 
 
关于我

1959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1976年就业于山东鲁南搪瓷厂,1986年调入邹城市自来水公司。中共党员。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2010年内退之后,重操业余爱好,潜心于文学创作,漫游于各家文学网站,先后发表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其主要作品集有诗歌集《风随意》,游记散文集《随意的风》,杂文随笔文集《琢磨》,短篇小说集《镜子》,长篇小说《冰糖葫芦羊肉串》、《经商经伤》。早年出版《冀成诗文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大耳朵  

2017-04-02 09:02:44|  分类: 杂文随笔文集《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由一个美丽的传说开始全篇,写了一条活泼可爱的小藏獒。小藏獒的到来填补了“我”退休后生活的空虚,使生活充满温馨和乐趣,朴素的文笔写出了盎然情趣。闲暇时光,藏獒相伴;得知知识,陶冶情趣,是生活之乐趣也。养獒经历,亦有跌宕。生活的片段,鲜活而富有充实的过程,在作者的笔下栩栩如生,让人感叹。 

大耳朵

许多人都知道,千百年来生活在青藏高原上的藏民们,他们只要一提起藏獒来,几乎没有一个人是不对藏獒崇敬有加的,其原因之一,那就是他们的祖先都认为藏獒是上天派来的使者,是他们日常生活当中的保护神。 

青藏高原上关于藏獒的传说有许多,其中一个传说是有一年冬天,山洪暴发,大地被冰雪覆盖,瘟疫横行,很多人,尤其是老人、小孩,以及一些体质弱的牲畜都陆陆续续地死亡了,一天到晚弄得人心惶惶。有一天早上,生活在天山附近的藏民们看见一个身披袈裟,手摇禅铃的活佛,带着两条黑色怪兽从天空冉冉地飘落到大雪山上。 

活佛的到来,很快地就把给冰雪熔化了,让大地复苏了,瘟疫也跟着消除了,老百姓和各种类牲畜的生活也渐渐地都恢复了常态,可同时野狼也繁衍成群,成为老百姓日常生活当中的一大祸害。

活佛为了保护老百姓和牲畜的生命安全,在离开天山雪峰的时候,就把他的那两条黑色怪兽留在了高原上驱赶狼群,那一公一母的黑色怪兽就是藏獒的祖先,它们俩在高原上很快地就抚育出了一批又一批的小怪兽,这些小怪兽就是藏獒,天生的就是狼的克星。 

那一天早晨,天上下起了鹅毛大雪,我一时心血来潮,穿上羽绒服便走出了家门,在漫天飘舞的大雪当中毫无目标地漫步来到了岗山藏獒园里闲逛。在藏獒园主的热情招待、劝说和介绍下,我开始仔细地端详观察起一条纯黑色的小藏獒。虽然这条刚刚满月的小藏獒没有什么血统证明书,也没有什么编制,可它的品相长得挺好的,尤其是它那一副胖嘟嘟憨厚的小模样,让我越看越高兴。这可能就是一种缘分吧,我观赏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把这条小藏獒买了下来。 

回家的路上,我兴奋得像个大男孩,眉开眼笑地抱着小藏獒,双脚踏着茫茫的白雪,摇晃着身子往前走,身后留下一长溜歪歪斜斜的大脚印,嘴里还即兴地吟出了一首小诗来助兴。“梨花肆意漫天飞,仰天长啸醉野馗。莫言离岗无事做,饲养藏獒唱无为。吟诗作文寻乐趣,红茶一壶酒三杯。知命之年说社会,腊梅伴我迎春归。” 

我担心这个小藏獒一下子离开母亲不能适应新的生活环境,白天没事的时候,我就尽量陪着它玩耍,晚上便把它放在客厅三人沙发下面的一个棉垫子上,自己睡在沙发上,它只要一叫唤,我就用手抚摸抚摸他的头安抚安抚它,一直到它适应了我们家这种新的生活环境,我这才回到卧室里去睡觉。 

那一天下午,我站在院子里看着大头和小藏獒玩耍,脑子里忽然冒出了“肥头大耳”这句形容词。正好,小藏獒的耳朵也不小,于是我就给小藏獒起了个名字叫大耳朵。还即兴作了一首诗来自娱自乐:“肥头大耳前后院,各据一方逍遥台。一年三百六十日,吃饱喝足方往来。肥头天生贪玩耍,大耳聪明又可爱。老夫得此两只犬,闲情童趣真快哉。” 

这几个月以来,每天早上六点多钟,我就带着大耳朵上铁山去散步,七点来钟回到家便给大耳朵做饭吃。下午七点多钟在公司院子里的草坪上遛遛大耳朵,大耳朵什么时候跑累了,不想玩了,我就领着大耳朵回家来休息。 

大耳朵长得很快,几乎平均一天就能长半斤多肉,浑身上下胖乎乎的,活像一条黑色的小狮子,很是讨人喜欢。大耳朵很顽皮,喜欢咬东西玩,我们家屋门的门纱和客厅里的沙发,以及院子里的几盆盆景都让它先后地给败坏了,心疼得我不得了,惹得妻子撂下脸来埋怨、数落了我好几次,为了这条可爱的大耳朵,我也只好委屈求全,默不作声地听着妻子朝我发牢骚了。 

天气渐渐暖和了,大耳朵也长大了不少,实在是不能再放在客厅里养了,再者就是它好欺负大头,动不动地就用两只前爪子将大头摁在地上,弄得大头吱吱乱叫,我只好到集市上买了一个专门养大型犬的大铁笼子放在院子里,把大耳朵关进铁笼子里养了起来。 

大耳朵挺乖的,住在铁笼子里也不乱叫唤。不过每天早上六点多钟,晚上七点来钟,它就会准时地哼哼,像个小孩子似的,哼哼着让我带它出去解大小便,在外面疯跑一阵子,撒完欢之后它才肯乖乖地回家来吃饭。 

那天晚上十一点多钟,大耳朵一个劲地乱叫唤,叫得我和妻子都心烦意乱的,我们俩不得不起床到院子里看看大耳朵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妻子撅着嘴,拉拉着脸,站在铁笼子跟前朝我嘟囔着说:“看样子大耳朵是让你给喂多了,可能要解大便,你赶快带它出去转一圈,三更半夜的,弄得左邻右舍都跟着睡不好觉,影响多不好。” 

我心里寻思着,老婆说得有理,它这样哼哼个不停,确实是影响左邻右舍们睡觉。于是我二话没说,转身走进屋里,穿上迷彩服,登上运动鞋,回到院子里,打开铁笼子的门,牵着大耳朵走出了家属院。 

公司大院的大门锁上了,我解开牵狗链子,大耳朵撒着欢地从铁栏杆的空隙当中钻进了公司院子里。我站在铁栏杆外面,模模糊糊地看着大耳朵在草坪上解完大便,就连声喊它回来。谁知道大耳朵那天夜里是怎么了,竟然是那么可恶,它朝着我看了看,扭过头去在草坪上来来回回地疯跑了起来,任凭我怎么喊叫它,它就是不理会我,真的成了一个大耳朵驴了,气得我不得了,这个时候,老天爷也跟我开起了玩笑,不哼不哈地下起了小雨,一会儿的工夫就淋得我全身上下都湿漉漉的。 

我气急败坏地翻过铁栏杆,跑到草坪里就用狗链子抽打了大耳朵几下子,大耳朵嗷嗷地叫唤了几声,乖乖地趴在了草地上,在我的大声呵斥下,它站起身子,耷拉着尾巴,很不情愿地跟着我回了家。大耳朵把自己弄得浑身都是雨水,默默地趴在铁笼子里一声不吭,用那么一种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我,我看了它几眼,弄得自己心里挺不好受的,直后悔打它那几下子。 

我进了屋,躺在床上,心里寻思着,藏獒固执、凶猛,如果这个时候调教不好它,长大了之后,很有可能会给我惹麻烦的。该打它的时候还得打它,不能惯坏了它。我这么一寻思,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一会儿便睡着了,在睡梦中还得了这么一首小诗。“侍弄盆景养藏獒,荒郊野外乐逍遥。花草树木成朋友,喜鹊野兔听洞箫。老酒一瓶天天美,醉意朦胧戏山猫。茅草屋前读武侠,月下独舞太极刀。” 

那几天,我就好寻思着,既然自己养了藏獒,就应该知道一些有关藏獒的专业知识才好。于是我便在网络上收集了一些有关藏獒的文字资料,经过一段时间的认真梳理校对,编辑成了一本《藏獒汇编》的小册子。 

从明天开始,我准备陆陆续续地在“新浪博客”和“一起写网站”上发一发这本小册子里的文章,除了自己看着方便以外,我还想让一些喜欢藏獒的人们读一读,以便更好地认识藏獒、解读藏獒、欣赏藏獒、珍惜藏獒,养好自己的藏獒。 

(原创)大耳朵 - 冀成 -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