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诗歌、散文、小说和其他文化知识文字。

 
 
 

日志

 
 
关于我

1959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1976年就业于山东鲁南搪瓷厂,1986年调入邹城市自来水公司。中共党员。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2010年内退之后,重操业余爱好,潜心于文学创作,漫游于各家文学网站,先后发表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其主要作品集有诗歌集《风随意》,游记散文集《随意的风》,杂文随笔文集《琢磨》,短篇小说集《镜子》,长篇小说《冰糖葫芦羊肉串》、《经商经伤》。早年出版《冀成诗文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意识流  

2017-04-15 08:28:59|  分类: 杂文随笔文集《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意识流,说的是人的思维活动是一股斩不断,切不开的“流水”。如同一条河流,潺潺而去,肆意流淌,随心所欲。也泛指作品对人物意识流动状态的描写,有清醒的意识,无意识、梦幻意识与语言前意识。朦胧、曼妙具有美感。意识流,就是顺着自己的思路写下去,既无章法,也无主旨,思绪的蔓延便是意识流的线索。

这篇文章作者成功地运用了意识流的手法,由人们对美好事物盼望,以己所思赋予英雄与鬼神各自不同的形象。又说到公司的道听途说的微妙事件,和以茶排毒身体之痛痒,以及自己写作时飘飞的思绪,又讲到抽烟的害处,最后回到生与死的话题,作者笔下的意识流,真切属实,以任思绪流泻,整个过程,过渡衔接,几乎已经达到了天衣无缝。

作者这篇文字就是在意识流状态下流出来的,清新自然,想哪写哪,就像晚秋时节蒲公英的种子,飞呀飞,满山漫谷,没有归途,在一种轻松状态当中宣泄着对生活、对人生的感悟。通过有关鬼神之说,谈到自己的善良心肠,也从文字中感到了作者对生活中的诸多无奈而引发的纠结情结,可见作者心中那颗正义坦诚之心没被社会的污浊之气所吞噬。

其实,跳跃性是人思维的正常现象,而写作所要求的一些规则,往往束缚了写作的构思。用天马行空式的意识流思维带动创作灵感的爆发,不失是个好方法。欣赏作者理性的分析,从容淡然的心态,书写自己的心情小语,文字简单而理性,值得思索和学习的心境。意象在头脑里流动着,自由地表述心思情感,文章获得了更大的空间。在人物内心意识的展现过程中,我们仿佛看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审判,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呐喊。 

意识流

这几年来,我的灵魂一天到晚就是不肯安分,好像一匹没有笼头的野马,时不时地就好跑到社会上去惹是生非,经常搅得我的五脏六腑都不舒服。尤其是最近两天,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心情异常焦虑烦躁,就好像是练气功练得走火入了魔似的,脑子里乱哄哄的,眼前常常浮现出一些什么鬼呀神啊的幻觉。有的时候,自己坐下来,静下心寻思寻思,琢磨琢磨就想笑。只不过是我脸上的笑容,是那一种苦苦的笑容。 

日常生活当中,一些人平时所说的什么神,什么仙,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在追求人生事业的过程当中有那么一种大无畏的,不同凡响的自我牺牲精神,并且间接或直接地给一方老百姓带来一些切身利益的社会人物。这个活生生的社会人物,一旦有了一定的社会地位和社会知名度,老百姓们就会发自肺腑地把这个人物给演绎,传说成为一个有嘴巴,有鼻子,有眼睛,有神通,有灵魂的神或仙。例如李世民、包公、文天祥、林则徐…… 

日常生活当中,一些人平时所说的什么鬼怪,什么妖魔,也不过就是一个活生生的社会人渣,对老百姓,对国家所造下的那一些种种的罪孽,说白了,就是社会上那一些各种各类邪恶之徒的代名词。例如嬴胡亥、赵高、秦桧、和珅…… 

神也好,仙也好;鬼也罢,妖也罢。其实都是各种各类有血有肉,有欲望,有思维,有魂魄的人物和人渣。神和仙,是人们给自己制造出来的人生精神生活上的偶像。鬼和妖,是人们给自己制造出来吓唬自己玩的那么一些呲牙咧嘴,红头发绿眼睛的泥巴玩意儿。 

昨天下午,我坐在办公室里一时心血来潮,打开电脑就随手敲打出了以上这几段莫名其妙的文字。敲打到这儿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双手就敲打不下去了,傻愣愣地坐在电脑前,默默地抽了一根香烟,静了静心神,又琢磨了好大一会儿,方才相信,原来人的心情确实是文字游戏的根源。 

我有些无奈地站起身子,神色郁闷地离开了电脑,在屋子里转了几圈,泡了一杯茶,坐到了沙发上,又点燃了一根香烟默默地抽着,抽完了一根香烟,便静静地品着茶,一目十行地看着报纸,等着下班回家喝酒去。酒,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喝醉了酒,脑子晕晕的,那种感觉挺妙的,最妙的是能够忘记许多烦恼的事情。 

今天早上,我精神饱满地来到公司,进了办公室,就像模像样地坐在老板椅子上,先后之乎者也地跟几个前来汇报工作的同志扯了扯最近这几天的工作问题。其中有一个老同事临走的时候,伸手从他的裤子口袋里掏出一包肠清茶递给了我,笑眯眯地看着我说:“领导,你喝一包尝尝,我昨天喝了一包的,挺好的。”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这个老同事紧接着又神神秘秘,小声小气地跟我说:“他们都走了,我问你一件事情,听说前几天,咱们一把手送给主管部门三辆轿车,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情?” 

我一听他这话,顿时楞了一下神,不由自主地顺嘴说道:“我不知道这件事情啊!” 

“我寻思着你就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咱们一把手给上级领导送房子、送女人的那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你就更不会知道了。你这个做书记的整天都不如我们这些中层干部的消息灵通。你知道不,我告诉你吧,现在咱们的上级主管部门都成了一些腐败分子的庇护所,那座大楼里纯粹就是他奶奶的一个藏污纳垢的鬼魅地方。好啦,不跟你不多扯了,我得走啦。” 

这个老同事走了之后,我心里寻思着,公司已经两个月没发工资了,一把手竟然还往上级部门送三辆轿车,他也太不是个熊玩意了。随即嘴里就嘟囔着说:“哼,在企业里当书记,就是个聋子的耳朵,没用的摆设。” 

我心烦意乱地随手撕开手里那包肠清茶的朔料纸袋子,把肠清茶倒在茶杯里,站起身子来到饮水机跟前,冲了多半杯开水,端着茶杯回到老板椅子前坐下来,随手把茶杯放到老板桌子上,默默地看着茶杯,等到茶杯里的肠清茶水稍微凉了凉,便端起茶杯,没好气地几大口就把多半杯肠清茶水喝进了肚子里。

谁知道,一根香烟还没抽完,肠清茶就在我的胃里头闹起了动静,紧接着就鼓捣得肚子也疼痛了起来,一上午去了好几趟厕所,好不容易熬到十一点半,便急急忙忙地回家休息去了。 

下午三点多钟,我来到公司,肚子舒服多了。无意之间清理出肠子里那一些杂七杂八的毒物,感觉着神清气爽,心情挺好的,于是便静静地坐在电脑桌子跟前,脑子里一边瞎琢磨着,双手一边敲打起键盘来。 

我琢磨着,怎么社会经济发展的速度越快,贪官污吏,走偏门的不法商人就越多呢?

我琢磨着,以后该如何别过问公司里的事情,别插手管公司里的事情,别给自己惹麻烦。

我琢磨着,为什么这些年来,从自己的嘴里所说出来的这些闲言碎语,几乎都是不接地气,空话连篇,虚无缥缈的彩虹?

我琢磨着,为什么这些年来,从自己的心底里流露出来的这一些莫名其妙的情愫,几乎都是一些小资情绪?

我琢磨着,为什么所有喜欢写点东西玩的人都比自己有才华,比自己有灵气,比自己有悟性?

我琢磨着,为什么自己写东西的时候,心里从来就没有什么社会主题,没有什么人生思想?

我琢磨着,为什么自己写东西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随着当时的感觉游走,随心所欲地瞎忽悠?

我琢磨着,为什么自己想起什么就写什么,写完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写的是什么?

我琢磨着,如果李白年轻的时候就品透了他自己,这个世界上是不是就会少了一些美妙的诗文?

我琢磨着,反正现在闲着也没有什么事可做事,不如把昨天下午还没有敲打完的那篇小东西继续敲打出来好了。 

今天的这篇小东西还没有敲打完,文章的标题就从我的心里头蹦了出来:意----流。 

我就是一个整天稀里糊涂意识流的人,脑子里一时意识到了什么玩意,心里顿时就要流出个什么玩意,嘴上就说出了什么玩意,很快地就又忘记了什么玩意。

父母、兄弟、姐妹和好朋友,时间长了不见面,我能把他们都忘得一干二净。可一旦什么时候见了面,我就又会情不自禁的热乎得他们晕头转向,不知所措。我是个性情中人,重感情、重情义,经常重得自己都兴奋地失去了正常的理智,尤其是喝了两杯小酒的时候。

青年时期,我曾经写过一首小诗,其中有这么两句:“梦中醒来,不知妻子的模样,你说荒唐不荒唐?”还有几句怪怪的话语,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了,总之是表达了一种挺荒诞的情绪。

如果谁说我不爱老婆,我会不高兴的。谁的老婆谁不爱呀!不爱老婆,我娶老婆干什么!可扪心自问,如果时间长了见不到老婆的面,我还真的会想不起来老婆长得是个什么模样了,这的确也是一件曾经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 

我抽了二十多年的香烟,烟瘾很大。前几天,我无意之间看到电视机里的一段科普教育节目,节目主持人说,像我这样在家里抽一根烟,等于老婆跟着我抽了二根烟,而且被动抽烟的人危害更大一些。

虽说我老婆现在没什么毛病,但她的身体挺单薄的,我已经无意之间害了她二十多年了,现在说什么也不能再抽烟来害她了。说记烟就记烟,一支香烟也不抽了。我怕自己记不住,就将家里的香烟、烟灰缸、打火机统统地都给收拾了起来,放到了楼下的储藏室里。 

那几天,在家里我没有抽烟,闹心、难受、烦躁,浑身都难受。这我只得强忍了。为了老婆的身体健康一些,自己在家里不抽烟还是很值得的。

说实在的,如果光是为了我个人身体健康的话,那可就不值得了。为什么?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生命不在于时间的长短,而是重在他活着时候的生命质量。人早晚都得死,早死一天晚死一天无所谓。人活着的时候,就得要活得开心一些。当然了,在保住生命质量的前提下,多活个几十年,也确实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三天两头地用文字宣泄宣泄自己心里的烦闷、矛盾的情结,这是一件挺开心的事情。只要是开心的事情,我就应该认真地去做,管它什么文章不文章,意识流不意识流的,心里有话想要说了,那就统统地都流出来呗。 

 (原创)意识流 - 冀成 -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