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诗歌、散文、小说和其他文化知识文字。

 
 
 

日志

 
 
关于我

1959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1976年就业于山东鲁南搪瓷厂,1986年调入邹城市自来水公司。中共党员。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2010年内退之后,重操业余爱好,潜心于文学创作,漫游于各家文学网站,先后发表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其主要作品集有诗歌集《风随意》,游记散文集《随意的风》,杂文随笔文集《琢磨》,短篇小说集《镜子》,长篇小说《冰糖葫芦羊肉串》、《经商经伤》。早年出版《冀成诗文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糊涂人糊涂文  

2017-02-05 08:28:35|  分类: 杂文随笔文集《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曾经的岁月里,读书写作被看成高雅的事情,即使不被赞扬也少有讥讽和指责的。但社会进入了商品经济时代,人们的价值观念,好像一夜之间就变了。一切用经济价值来衡量。一个人无论有什么方法拥有财富,都是成功的,他的所作所为都是正确的,理所当然的,无可厚非。如果一个人,没有拥有财富,还去弄一些与赚钱无关的事情,在一些人的眼睛里看来那就是不对的,是不务正业,这种社会现象能不让人深思吗?“现实生活当中的我,是个孤独、寂寞而又清高的人,时常遭到一些亲朋好友的厌烦,甚至惹来一些同事的恶意攻击”,这是文章中一句不经意的感慨,从中也可以反映出作者率直的个性,而随后书写的对文字的执着态度恰好可以印证这一点。文章看似唠唠叨叨、细细碎碎,实则是在生活的事例中抒发着自己的志向——不向困难屈服,不为闲言左右,哪怕是借钱出书,或者不为人理解,依然执着在文字道路上,无怨无悔,显示出不随波逐流的高雅情操与精神财富,难能可贵。文字老练,思想深刻,耐人品味。 

糊涂人糊涂文

一个大男人,没点念想,没点个性,没点上进心劲,一年四季到点上班,到点下班,为人处世前怕狼后怕虎,整天无所事事,碌碌无为,娘娘们们的满足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安乐窝里,有意思吗? 

这个念头的引发,是妻子最近所做的一些事情,所说的一些话儿,伤透了我的自尊心,几乎都快要把我给气疯了,就连夜里头做梦我都在想,我们俩的缘分是不是已经到了尽头? 

这几年以来,我的工作处境一直曲曲折折,坑坑洼洼,尽管我把什么事情都看得较为开一些,也不是多么在乎自己在公司里受到了什么样的排挤,坐上了什么样的冷板凳,也不去多想那一些经济上实惠不实惠的生活大问题,可有的时候,我心里也并不是多么愉快,堵得慌,这也是实事。 

世界上有哪一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工作一帆风顺,事业有成,光明正大地多挣几个钱养活老婆孩子,可我这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很难把握住自己的命运,很难改变自己这种尴尬的工作环境和贫困的生活现状。现实生活当中的我,是个孤独、寂寞而又清高的人,时常遭到一些亲朋好友的厌烦,甚至惹来一些同事的恶意攻击。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有多余的时间用诗歌,用散文,用小说的艺术形式,把自己的内心世界,以及一些一时从脑子里冒出来的生活感想,公布于网络上,让众人来评说、来议论,同时,我也是有意思地给自己这种无聊、沉闷的生活掀起一层浪花来充实自己的生命活力。 

去年,我出了一本小册子,这才从心里发现我和妻子的人生思想原来是南辕北辙,生活观念原来是天南地北。人生价值取向不同的夫妻,在精神生活上简直是无法相互理解,这令我非常烦恼。困惑和不安。难道下半辈子我就这样三天两头地跟妻子吵闹着生活下去吗?妻子在我的眼睛里现在怎么竟然会变得如此的陌生呢? 

我的那本《冀成诗文选》出版之后,妻子是连讽刺带挖苦,三番五次地对我扬言:“你再写东西,再出书,我就和你离婚。” 

我问她这是为什么?她气恼地说:“我们公司的几个同事拿你那本书里的一些故事情节对号入座的取笑我,数落我,我快要受不了啦。” 

我听了她的话,简直是哭笑不得。那一段时间里,有几个朋友和同事看了我的那本书,也是直言不讳地追问我什么什么,他们那些问话简直是庸俗的不得了,弄得我是直摇头。不过,大多情况下我都是淡淡一笑就了之了。因为对牛弹琴的事情,我不喜欢做。再说了,我现在似乎是已经弄明白了,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观念和活法,每一个人又都觉得自己的生活方式方法是最好的,谁也改变不了谁。再则就是,现实生活当中,几乎我们每一个人都喜欢自以为是,尤其是喝了一点酒的男人。 

《冀成诗文选》里所写的的那一些小事情,几乎都是现实社会当中各种各类小人物的日常生活心态,一些普通人的思想观念和我自己的一些直观感觉。小说里的一些情节,也不过都是我身边的一些人和一些事所引发出来的故事。 

现实生活当中,一个喜欢求索人生念想的人,不被一些世俗之人所理解,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了二十一世纪,有些人的知识面还这么狭窄,思想还这么庸俗肤浅,这能怪谁呢?重商轻文的年代,物欲横流的现实社会就造就了这么一些没有品味、没有思想、没有灵魂的人。 

现在的社会上确实是有那么一些人,为人处世都荒唐得连自己的影子都找不着了,你还和他们来谈论什么文学,谈论什么社会,谈论什么人生。古往今来都有那么一些低级趣味的人,一天到晚,一心一意,一门心思地走偏门,为了金钱去卖命,你还能和他们那些人扯落出什么道道来。 

其实,说实话,有的时候,我也是糊涂一天,清醒一天。清醒的时候,我就写点东西,告诉大家我顿悟人生,求索社会神经脉络的思想过程。糊涂的时候,我就喜欢跑到酒店里买一醉,醒了酒之后,再来继续写些小东西玩一玩。 

为了写点东西,急着出那本《冀成诗文选》的书,我受了不少难为,幸亏一个朋友慷慨解囊,把他自己的私房钱借给了我,让我顺利地圆了自己的一个人生之梦。 

我实现了人生的第一个梦想之后,我的心灵就休假了,我的思想也睡着了。在那一段日子里,我为了挣几个钱好还账,便天天下了班就悄悄跑到夜市上去给人家端盘子,洗碗,打扫卫生,每天都累得自己腰酸腿疼的,辛苦的现实生活又让我体会到了许多世态炎凉的滋味。 

说起来,我妻子是个勤俭持家、相夫教子的贤妻良母。她对我的日常生活起居照顾的无微不至,对我的疼爱那真是没得说的。甚至对我的工作她也是全心全意地替我操心,替我操劳,可她就是不喜欢我在家里看书学习,更讨厌我在家里写东西玩。 

说起来,我妻子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她讲究生活实惠,智商比我高,为人处世也胜于我百倍。了解我妻子的人,谁也不会说她是个没有思想,没有水平的女人,更不会讲她是个贪财的女人。这些年来,谁要是今天送给我妻子二斤腊肉,过二天,她一定会找个什么借口,给谁送去三斤香肠的。我妻子从来不愿意占谁的便宜,可她也不愿意平白无故地吃什么人的亏。 

说起来,我妻子是一个善良的人,她孝敬父母,孝敬公婆,就是在马路上偶尔遇见一个讨饭的老人,她也会主动走上前去施舍几个零钱。她在单位里从来不会恶言恶语伤害别人,更不会和什么人撒泼,她对谁都是一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她和谁的关系都不远不近,她没有几个知心朋友,只有那么一两个闺蜜,她的心思几乎全部都系在了我和孩子的身上。 

说起来,这些年的日常生活里的一些家庭琐事,我和妻子合作的还算是挺默契的,无论让谁来讲,我们俩还算是一对较为美满的夫妻。可实际上我们俩的两颗心是一左一右,中间隔山又隔水,思想从来就没有融汇到一条河流里。当然啦,我们俩偶尔高兴了,也能坐下来谈谈心,可说不了三分钟的话就得要吵架,她数落我做人古板,笑话我是个痴呆,骂我是个不可理喻的社会怪物,我反唇相讥,说她思想庸俗,笑话她不知道人生的真谛是什么,不懂得享受生活的雅趣。 

前天中午,妻子一本正经地朝我说:“喂!老小子,你整天闲着没事干,净给我弄些没有用的事。今天我可明明白白地告诉你,现在写书、出书的人,比看书的人都多几百倍。你书房里那一堆破书太碍事,我看着就来气,说不准哪天我就当堆破烂给你卖了。” 

妻子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把我给气昏了头。这是个什么女人,我辛辛苦苦出的书,她竟然会琢磨着当堆破烂给我卖了,真是岂有此理!当时我就狠狠地盯着她的脸,瞪着双眼大声地朝着她怒叫道:“你敢!你卖一本书我看看?整天能地你不轻。我告诉你,以后我不但要写东西玩,我还要大写特写,我还要办一个网站玩玩。以后只要我有了钱,我还要出几部书,我看你能把我怎么地!” 

我跟妻子吼叫完,连中午饭也没有在家里吃,气冲冲地推开大门,跑到大街上,随意走进一家小饭店里就喝起闷酒来。我一边喝着闷酒,心里一边琢磨着,我这下半辈子就是要去探索现代人的社会情感、现代人的社会思想、现代人的社会灵魂,这既是我的人生乐趣,也是我所追求的人生目标,我可不是一个整天沉溺在家里,躺在老婆怀中图享乐的男人。我非得去做个孤独,寂寞,贫苦的人类思想探求者不可。至于我这辈子能不能成功,有没有创作实力,那是另外一回事。一个男人的快乐和幸福感,就是为了自己的人生目标所努力奋斗的这个过程,至于结果不结果的,那并不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一个人如果想通了,想明白了,就会懂得自己所取得的社会成果,其实也不过就是一个空洞的泡沫而已。当然了,一个人所拼命奋斗的人生事业,一旦真的有了点什么结果,那也是挺好玩,挺有意思的事情。如果一个人终身所追求的事业,没有什么社会反响,形成不了什么浪花,那也并不是多么伤心的事。一个人只要每天心无杂念地为自己的人生事业兢兢业业地奋斗着,这个人的生命就会有点亮光,这个人的生活就不会枯燥无味的。 

在那家小饭店里喝着闷酒的时候,我生了气,发了恨,想了许多许多没头没脑的问题。事后回到家里,我躺在床上的时候,又静静地琢磨着,那是不是我一时的酒话?那是不是在我心里憋闷了许久而吐露出来的一些真情实话?难道我真的就会像一个苦行僧似的继续这样生活下去吗? 

文章写到了这儿,我又来问自己了:人世间里究竟什么才算是真挚的爱情?爱情到底是怎么一回奇妙而又神秘的事情?我和妻子这些年来相互发自心底的情感,难道真的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情吗?我这是在问谁?问我自己吗?我已经不是一个毛头小伙子了,今年已经整整三十六岁了,可我怎么还是觉得我又把自己给问糊涂了呢? 

 

 糊涂人糊涂文 - 冀成 -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