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冀成的网易博客

诗歌、散文、小说和其他文化知识文字。

 
 
 

日志

 
 
关于我

1959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1976年就业于山东鲁南搪瓷厂,1986年调入邹城市自来水公司。中共党员。山东广播电视大学汉语言文学专科毕业。2010年内退之后,重操业余爱好,潜心于文学创作,漫游于各家文学网站,先后发表文学作品二百多万字。其主要作品集有诗歌集《风随意》,游记散文集《随意的风》,杂文随笔文集《琢磨》,短篇小说集《镜子》,长篇小说《冰糖葫芦羊肉串》、《经商经伤》。早年出版《冀成诗文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正经事  

2017-01-04 08:43:48|  分类: 杂文随笔文集《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随心所欲的随笔,穿插一些作者的感悟、感叹与思考。由狗吃草,联想到下雨,由下雨谈到做梦,谈到鲁迅和他的作品,再从天气的无常,想到法人代表的类似——就在这种看似平常的叙述中,引出了主题:一件必须要做的正经事,“淘宝”自己中意的旧书。旧书,在这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一种消遣,一种享受,一种逃避。显然,旧书已经成为一种符号。于隐约中,我们似乎感到,作者是在寻找当代社会早就遗失和抛弃的真善美,那是“物美价廉”的,一种信仰,一种纯真,一种唯美。它们,没经过包装,没经过“广告”,不会有“买椟还珠”的走眼,也不会“旧瓶装新酒”的乏味。而这种“旧书”,也恰恰反映和暴露出今天文化领域及市场的肮脏和龌龊。作者思路很好,语言饶见趣味,淘书的过程写得很有韵味。作者的文字朴素,自然亲切,不矫饰不雕琢,耐人寻味。随性的文字把自己的生活常态呈现给读者,生活的点滴,也能咀嚼出生命的真谛。 

正经事

那一天黄昏,我吃完晚饭,放下饭碗,抹抹嘴,趿拉着拖鞋,就领着大头到公司院子里去散步去了。 

大头在草坪里连蹦带跳的撒欢,疯跑了一会儿就累地趴到了草坪中,张着嘴,伸着红红的舌头,呼哧呼哧地喘粗气。它趴在那儿稍微休息了一会儿,便慢慢地站起身子来,像只小山羊似的低着头,张开嘴巴津津有味地啃起青草来了。 

羊吃草、牛吃草、马吃草,兔子吃草,三岁的小孩子都知道,可小狗有滋有味地这么咀嚼青草,这事可就透着一些蹊跷了。 

“峄山戴帽狗吃草,大雨不久要来到。” 

我的脑子里忽然间一下子就想起了这句流传于我们鲁南地区的民间谚语,不由自主地就抬起头来看了看天空。天上不能说是晴空万里吧,可我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像是有什么大雨就要到来的意思。 

六月天,婴儿脸,说变就变。我看我还是趁早回家吧,等一会儿真的要是来了什么大雨那就麻烦了。心里这么寻思着,就喊着大头优哉游哉地走回了家。进了屋里,坐在沙发上喝了两杯茶的工夫,外面果然就黑了起来,片刻之间,乌云滚滚,雷电交加,紧接着狂风暴雨便扑天盖地而来,慌得我连忙起身关闭了几间屋子里的玻璃窗户。 

狂风暴雨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我不知道了,因为我躺在卧室的床上看鲁迅的《伪自由书》,也叫《不三不四》集,看着看着就闭上双眼睡着了,夜里还做了几场梦,每段梦都没头没尾,都是一些希奇古怪的情景。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模模糊糊地记得几个片段。 

其中的一段梦,我变成了刘罗锅的模样,手上却提着洪七公的那一根打狗棒,大摇大摆的闯入了大贪官和珅的家里,手挥打狗棒打得和珅哭爹叫娘,满地找牙。这个时候,蒋门神双手举着一把大钢刀冲了进来,气得我大喝一声迎了上去,几个回合下来,就把蒋门神这个地痞恶霸打得头破血流,跪在地上磕头求饶。 

早上在卫生间里刷牙洗脸的时候,脑子里回味着夜里做的那一段梦境,还觉得挺搞笑的。尽管那以段梦做的挺荒唐,可我的心情却着实是挺愉快的。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普通老百姓,手里拿着打狗棒,痛打贪官,狠揍恶霸,你说我能不高兴吗。 

吃完早饭,临上班的时候,妻子跟我说:“昨天晚上的风可大啦,大雨下的可厉害了,屋里挺凉快的,你连电灯都没关上就睡着了。” 

我笑嘻嘻地说:“是吗,我睡得挺香的,一点都不知道了。” 

出了院子大门,走了还不到一百来米,我的脑门子上就冒出了一层汗珠。心里寻思着,这个鬼天气,怎么就像我们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样,反复无常,没点准头。昨天夜里还凉丝丝的,一大早上就这么闷热,到了中午,那还不把人们都给热晕了才怪。 

这两年来,我每天到了公司,进了办公室的第一个任务,那就是泡上一杯龙井茶,然后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自斟自饮。喝足了茶,读读报纸,看看闲书,或者是上电脑浏览浏览网页。到点下班,不紧不慢地迈着四方步回家喝酒去。 

那一天上午,我习惯性地坐在沙发上喝了一会儿的茶,然后起身从书橱拿出一本鲁迅小说集,返身又坐在了沙发上,有一段无一页地看了起来。 

鲁迅的小说,除了“阿Q正传狂人日记还有一点读头之外,其余的那几篇小说,我感觉着都没有什么情趣,也读不出什么滋味,尤其是《故事新编》,什么嫦娥奔月不周山的,实在是读不出什么特别的感觉来。 

“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时代的大变迁,人们思想观念的转变,有一些人已经厌倦了鲁迅的文章,把鲁迅先生的文章请出教学课本去,也就不是什么很奇怪的事情了。 

鲁迅的作品,大都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社会产物,有一定的历史意义,也曾经教育、培养了许多有志之士。但对于像我这种没有什么政治头脑,又没有什么文学修养,性情懒散,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俗汉子来讲,读他老人家的小说,读他老人家的文章,还不如去读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来劲,还不如去读几篇丰子恺先生的散文有精神头。 

这几天手头上没有什么新书,我耐着性子看鲁迅的小说,还有几篇没读完,也不知道为什么,再怎么硬着头皮也读不进去了。于是呼便索性放下书本,信步走出办公室,在走廊里随口喊了个同事,陪着我一起漫步到了街市上出售旧书的小书店里。 

这家出售旧书的小书店,对我来说是个非常实用的知识宝库。平时只要积攒了几个零花钱,便好到这家小书店里去买上几本旧书。一元钱,二元钱,三元钱,顶多五元钱,就能买到一本自己喜爱的旧书。小书店里出售旧书的价格,对于喜欢买书看,衣服口袋里又没有多少闲钱的我来讲,确实是一件挺合算的事情。 

我挑选了十本书,一律二元钱一本的,全都是当代和现代著名作家的散文集。挑书挑得双手脏兮兮的,衣服也让汗水给湿透了,可我很高兴。因为这些书若是到新华书店里去买的话,每一本书起码都得要花费二、三十元钱不可。 

我和同事临要走出书店屋门的时候,书店老板连忙满脸笑容地走了过来,嘴里一边说着欢迎再来,一边顺手在屋门口的柜台上拿起一本朱自清的散文集送给了我。 

我微笑着从书店老板手中接过书,嘴上说了句谢谢,心里寻思着,二十元钱买了十一本书,这种便宜的事情到哪儿去找呀!下次我要是不来的话,那岂不是大脑有毛病了吗。 

这几年,买书、看书对我来讲既是一种消遣,又是一种享受;既是一种逃避现实社会的手段,又是热爱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在孤独寂寞、沉闷压抑的工作环境里,尤其是像我这种让生活和工作挤压得喘不过气来的理想主义者,不买书,不看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憋闷成一个精神病患者。 

回到公司,我进了办公室,洗洗手,用一条旧毛巾把那十一本书给擦得干干净净的,然后一本一本地放进了书橱里。我站在书橱前,看着书橱里那一排排的旧书籍,心里寻思着,这些旧书,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能给我的生活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人生乐趣。 

 正经事 - m13854776396 - m13854776396的博客

 

 

 

m13854776396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